聊聊你知道的奇闻异事?

你听说过赊刀人吗?

在源远流长的历史下,中国有各种奇怪的传说流传至今。

历史上曾有这样一类人,把菜刀、镰刀等农村常用物品,赊给需要的人们,不收一分钱,顺便留下一句预言,告诉得到物品之人,等到预言成为现实后再来收钱,这就是神秘的「赊刀人」。

我二叔就是这样一位赊刀人。

他出生在 1960 年 6 月的农村,因为家里生活贫困,他早早就辍学做生意。

十五岁那年,二叔走街串巷去卖冰棍,收入十分一般,生活很贫苦。

直到有一天,他遇到了一个卖刀的老头,这才改变了他的一生。

那是一个走南闯北的老头,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浑身脏兮兮的,背着一筐子菜刀。

二叔给老头一根冰棍,老头就收他为徒,教了他一年。

老头教给他什么,二叔从来没告诉其他人,也没有人知道。

在老头走后, 二叔不再卖冰棍,而是改行卖起菜刀。

他行走在周围的村子里,逢人就卖菜刀。

当时村子懂行的人说,二叔干起了赊刀人的买卖。

偏僻的农村里,二叔背着扁担,带着两筐菜刀来到了隔壁的云龙村

「来卖刀啊。」一个头上绑着头巾的妇女走了过来。

「我不卖刀,我赊刀。」

「赊刀?那你可别怕亏本。」

「亏了就亏了,我做生意还怕亏?」

「那好,我要一把。」妇女拿过一把菜刀,摆弄了一下,感觉这把菜刀很不错。

「我给你一句话,等这句话实现了,我再来要账。」

「行啊。」妇女说道。

二叔问清了妇女的家庭地址,记在了一个账本上,然后这才慢悠悠的指着一处说道:「等你们村的二龙河什么时候涨满了水,我再来要账。」

他口中的二龙河,是一条大河,之前水流湍急。

只可惜最近这些年,已经干枯了。

根据专家所说,上游已经没水了,因此二龙河不可能再恢复了。

听到这里,妇女大喜过望。

她马上回村,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亲戚。

一时间村子里面,不断有人涌了出来。

当时的年代,大家都没什么钱。一把菜刀可是了不得的东西。

于是大家纷纷向二叔赊了刀。就这样二叔把刀赊个精光。他就这样带着一个账本回来了。

回到家后,我奶奶听到这件事情,差点气晕过去。

两筐菜刀,放在农村可是好大一笔财产,就这样赊给了村民。基本上是要不回来了。

我奶奶当时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
「妈,别担心,要不了多久,我就能把钱要回来了。」

「你怎么要啊。二龙河都干枯好几年了,不可能再涨水了。这钱是要不回来了。」

二叔却神秘一笑,说二龙河肯定会涨满水的。

此后过了一个月,二叔没刀可卖,就帮家里干起了农活。

奶奶不时埋怨他,他也不以为然。

但就在这时,山里却下雨了。

这场雨下的很大,简直是瓢泼大雨。

等这场雨过后,我爷爷兴奋的喊道:「我打听到了,二龙河涨水了。」

奶奶大喜过望,她急忙带着我二叔去云龙村。

来到二龙河边,果然,曾经干枯的二龙河,此刻已经是一条汪洋大河。水近乎蔓延到了岸边。

奶奶站在岸边,兴奋无比。

「这下能把钱要回来了。」

「嗯。」二叔点了点头。

于是二叔开始挨家挨户要钱。这些村民看到预言实现了,给钱的给很痛快。

二叔趁机大赚了一笔。

之后二叔在当地就出了名了。好多人都慕名而来,想要让二叔给他们算命。

可二叔全部推辞了。

他说他只卖刀,不算命。

接下来几天,二叔又去了另外一个村子。

他卖的刀,很快就被村里人赊走了。这些人根本不相信二叔会说什么谶语

二叔也没有多解释,他思索了一下,给出了一个在当时惊天的预言。

「大米价格贵过五块,肉的价格已经过十块。」

这个预言,在当时的农村,是根本让人不敢相信的。

因为大米当时不过几毛钱,肉也不过几块钱。

涨到十块钱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等二叔空手而归,奶奶又埋怨了一阵,认为大米和肉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涨到这个价格。

二叔也不做多解释,只是说道:「过几年再看看吧。」

「还要过几年?你就不怕他们不还钱。」

「放心好了,我记着账呢,他们肯定会把钱给我的。」

此后的几年,米价和肉价,依然没有涨到二叔说的价格。二叔也不在意,继续挑着扁担,走遍大江南北。

他依旧只赊不卖,留下一个个预言。

等预言实现的时候,他就会拿着小本子,挨家挨户去收钱。

可有一家杀猪的,却说什么也不肯付钱。

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就是个骗子。」

「一把刀卖十块钱,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。」

「再说你的预言,根本没实现过!」

这个杀猪的屠夫,十分不屑。根本不想交钱。

二叔也不争辩,只是说道:「你不给我钱没关系,但你要管教好你的儿子,他性格暴躁,容易惹出事来。」

「我教儿子还用你管!」屠夫骂了他几句。二叔摇摇头,就这样离开了。

屠夫根本没把二叔说的话,当回事只当他在发牢骚。

谁知道不到半年,他儿子就出事了。

因为脾气暴躁,他儿子跟几个人发生了争吵,后来打了起来。他儿子跟人斗殴,结果打死了人。

屠夫听到消息后,直接晕了过去。

醒来后,急忙拿着钱给二叔送去,希望他能救命。

二叔叹了一口气,收下了钱,却告诉他,他早就警告过他。屠夫儿子脾气暴躁,早晚会出事。可他偏偏不听,不约束自己的脾气。这才招致了这样的祸患。

现在谁也救不了他。

后来屠夫儿子被判了死刑,屠夫抑郁成疾,躺在床上没过几天也离开了人世。

在我们村里,二叔可是个传奇人物。他平时在家里,供奉着一个木像。木像是一个老人。

没有人知道,这个木像究竟是谁。每次去赊刀,二叔都会给木像上香。直到有一天,二叔喝醉酒后,说出了真相。这个木像是他的祖师爷。鬼谷子

而可让村里的教书先生目瞪口呆。

鬼谷子是战国时期最神秘的一个人,而且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,甚至对于其本人的真实存在性都有质疑。

但是他有几个弟子,我们却非常了解,比如庞涓、孙膑、张仪、苏秦都能以天下为棋盘,诸侯为棋子,纵横捭阖了一部战国史。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,要挟到了各路诸侯的利益,他受到了打压,众人一致认为,鬼谷子欺诈世人,令人不齿。

「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,知存亡之门户,筹策万类之终始,达人心之理,见变化之朕焉,而守司其门户。」

对于鬼谷子的学说,民间却十分推崇,特别是到了灾荒战乱的年代,民间就会开始流传其各种谶语,童谣。

当然有很多谶语都是当事者自己编造用来为自己造势的,比如陈胜吴广的丹书鱼腹,篝火狐鸣。

而赊刀人,就是其中的产物。

他们游荡在历史当中,仿佛历史中的幽灵。

没有人知道二叔到底学到了什么,也有人想要跟二叔学徒,全都被他拒绝了。他说自己的手艺,学到了也没用。

1994 年的时候,我出生了。在我出生之前,二叔就笑眯眯的告诉我爹。说我将来会成为一个大学生。

我爹当时非常高兴,不过二叔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。

「不过你也别得意,将来大学生遍地都是。」

我爹自然不信,在当时大学生可是宝贝。那个村子出了一个大学生,可是足以轰动整个县城的。

在很多人眼中,能成为大学生,那可是注定要有大出息的。

我出生后,奶奶开始张罗二叔的婚姻。

当时二叔已经三十四岁了,放在当时的农村,已经算得上大龄剩男了。

可二叔却拒绝结婚,对奶奶说,自己这辈子泄露天机太多。注定三缺五弊。

想要结婚是不可能了。

奶奶自然不相信,强行找个姑娘跟他相亲。

二叔也没拒绝,很快他们就完婚了。只是完婚还不到半年,媳妇就跑了。

奶奶哭着喊着让二叔去找。二叔也不找,只是叹了一口气,背起扁担,又继续干起了赊刀人。

赊刀人,是历史的幽灵。每当历史发生巨大变动的时候,赊刀人就会出现。

他们仿佛吹笛人。每当世道变迁前出现,会给世人以暗示。

此后的几年里,二叔走南闯北,居无定所。

他一路上赊了好多刀,只留下一个账本。

他似乎知道什么时候该去收钱,因此哪怕对方相隔很远,他也能收到账。

在我 2 岁的时候,1996 年 6 月 4 日,二叔回来了,还带回来一个女人。

他说这个女人命硬,可以跟他过日子。

这个女人长得白白胖胖,奶奶很喜欢,就这样二叔成家了。

成家之后,二叔不再去干赊刀人的事情。而是老老实实的种田。

但他手头有一个账本,每次没钱的时候,他都会去收一次账。

谁也不知道,他到底赊了多少刀。

但在十里八村,他的名气很大。只是他平时沉默寡言,从不轻易说话。

二叔结婚几年,依然没有孩子。

奶奶有点着急,二叔却很淡定,他告诉奶奶,自己能有媳妇,就已经算是幸运了。这辈子不可能再有儿子了。

奶奶自然不相信,可二叔果真一直没有子女。

直到 2000 年 5 月,二叔去一个村卖刀,被一个男人认出来了。

这个男人姓李,叫李卫

他春风得意,娶了一个漂亮女人。这个女人还给他生个一个儿子。可最近他心情越来越不好。

因为他总感觉,自己的儿子跟邻居长的很像,跟自己却不像。

可他又不敢说出来,一直憋在自己心里。

见到二叔,他知道二叔能掐会算,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到二叔面前,希望二叔告诉他,这个儿子是不是他自己的。

二叔看了一眼,却沉默起来,既不承认也没有否认。

这个男人于是开始一直纠缠他,还在他手中赊了一把刀。

这下按照规矩,二叔只能开口了。

「我就是混口饭吃,你要是想知道你儿子是不是你自己的。去做亲子鉴定就好了。」

当时二叔不以为然,因为当时能亲子鉴定的地方,全都是大医院。

一个农民根本没那么多钱过去。

可谁能想到,李卫回到家,竟然真的砸锅卖铁,带自己的儿子去了大医院。

结果竟然真不是他的。

等二叔再次见到李卫的时候,李卫浑身是血跑了过来,手中拿着一笔钱给了二叔。

「你到底做什么去了?」二叔脸色大变问道。

「你别管了,这是赊刀钱。」

二叔还想再问,李卫已经匆匆跑开了。

等三天后,惨案才揭开序幕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阿峰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51xz.net/49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