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原标题: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提起梁山好汉——行者武松的彪悍人生,大多数人印象最深的往往都是“景阳冈打虎”。

在小说中,武松即使身形彪悍、武艺高强,徒手打死猛兽,也称得上是传奇事迹,这是文学作品为了引人入胜,高于生活的创作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然而现实生活发生的事情,有时候却比文学作品里的剧情,更让人惊异,小说里有“壮汉斗猛虎”,现实中却真真发生过“少女毙凶豹”。

新中国成立不久,在湖北神农架的林区里,一位年仅19岁的少女,与野生金钱豹殊死搏斗,赤手空拳打死野豹,救下乡亲。她的名字叫陈传香。

事后,人们啧啧称奇,陈传香如何打死野豹?身后荣光为何充满非议?陈传香52岁中年去世,为什么直言后悔?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禁区练就好本事

神农架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,那里山高林深,多种迥异的地貌交错纵横,春夏之交常有冰霜,被誉为“华中屋脊”。

那里充满奇树、奇花、奇洞、奇峰与奇风异俗,在各种地质奇观中,诞生了无数民间传说和远古神话,陈传香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神奇又神秘的地方。

20世纪70年代,神农架地广人稀,许多林区人迹罕至,当地山民误入其中也凶险异常,甚至有去无回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为了更好的管理和探索神农架林区,同时更好的保护山民的安全,当地纷纷组织建立起公社,更加有序的进行林业相关的生产工作。

陈传香出生于1956年,她父亲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,也是陈传香学本事安家立业的师傅。

陈传香自小就跟着父亲上山,在同龄人还在玩耍的年纪,陈传香已经开始在神农架的林区里砍柴、挑水、采药。

这片充满危险又神秘莫测的禁地,成了陈传香童年的“游乐场”和“试炼地”,也让她锻炼出超过常人的力量和生存技巧。

随着年龄增长,陈传香在父亲的带领下,学会了各种打猎技能和知识,并且成为神农架林区盘龙公社前进大队第三生产队的民兵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凭借出色的身手,陈传香被许多队里的老猎人称赞“一身本事,可以横着走”,她从来没有被赞誉冲昏头脑,始终对这片林区充满警觉和敬畏,正因为她对神农架林区无比熟悉,陈传香才更明白它有多么危险。

少女毙豹救乡亲

自从当地组织建立公社,山民们集体劳动,共同拓荒开垦,村子一步一步向林区延伸,蒸蒸日上的生活,似乎让山民们渐渐忘记,他们正在向这片危险的“禁区”进发。

1975年,人们在和煦的春风里辛勤劳作,19岁的陈传香正和女社员一起在山脚下的地窖里选种。

忽然,山坡上传来山羊惊恐的叫声,并且越来越近,陈传香马上意识到,这是山羊遇到天敌的追捕,正在往村子里跑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这个时间点,大人们都下地干活了,村里只剩下妇女、儿童和老人,一旦追着山羊的猛兽窜进村子,后果不堪设想。

陈传香立刻丢下手里的种苗,一个箭步冲出地窖,循声望去。只见一只2米多长的斑纹金钱豹,正追着一只瘦山羊,猛地往村里跑。

同村几个村妇这时也发现异常,大惊声色,惊恐中大喊着“豹子来了!”,四散奔逃。这一喊不要紧,金钱豹听到喊声后,竟然放弃追捕山羊,转身扑向村妇们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捕猎经验丰富的陈传香,之前跟着父亲遇到过不少次金钱豹,每次都避之不及。

在许多人的印象中,豹子似乎比老虎和狮子稍逊一筹,但陈传香知道,这里不是草原,在树木林立的神农架,豹子比老虎和狮子更危险。

因为它速度极快,身体更加灵活,在山林里穿梭,如履平地,被它扑倒的猎物,往往直接被咬破喉咙,一击致命。

转眼,四散的村妇没走出两步,其中一位就被金钱豹扑倒。陈传香大急,她来不及寻找武器,三步并作两步,冲到金钱豹侧面,凭借本能猛击金钱豹最脆弱的腹部,势大力沉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金钱豹眼看要咬上村妇的脖子,被陈传香这一拳,打得闷吼一声,不得不放开到嘴的猎物,转头与陈传香缠斗。

陈传香早有预料,她飞身跨上金钱豹的腰背,让野豹的利齿难以够到自己,同时左手缠上金钱豹脖子,右手大力板住金钱豹下巴。一人一兽,从速度比拼变成力量对决。

从小从事林业劳作的陈传香,不仅身体壮硕,肌肉瓷实,体重高达140斤,而且力量极大,臂力惊人。

相反,以敏捷著称的金钱豹,虽然矫健,但却没有厚实的肌肉保护腹部和腰椎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搏斗中,陈传香用尽全身力气,将金钱豹的脖子和腰部控制得咔咔作响。

“豹子是铜头铁尾麻杆腰”,深得父亲真传的陈传香,在生死关头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,她一边用腿死死缠住金钱豹的腰,让自己在野兽疯狂的反扑中稳住身形,一边将全身力气集中在臀部,使劲往下坐。

没过多久,只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金钱豹腰椎被陈传香活活坐断,两条后腿瞬间瘫软在地,再也无法进攻和反抗。

多年培养出的警惕心,并没有让陈传香有丝毫的松懈和侥幸心理,她从野豹身上跳起来,手脚并用,拼命地朝着野豹的脖颈处猛击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直到野豹彻底失去生机,陈传香,才一下子泄了劲,瘫坐到地上,大口喘气。

名利袭来惹非议

舍己救人,这是在任何时代都会被传颂和称赞的美德,再加上“19岁少女搏杀7尺野豹”的惊人奇闻,陈传香“徒手毙豹救乡亲”的英雄事迹,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全国,引起社会轰动。

从地方到全国,从报纸、广播到电视台,各级媒体机构纷纷报道陈传香英雄事迹,各种组织机构都号召大家向陈传香学习。

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,称她为当代女武松、打豹女英雄,甚至有人为她塑像立碑,还把她的事迹画成连环画,写进教科书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湖北省军区和革命委员会得到消息,当即决定授予陈传香“打豹英雄”称号,并且联合湖北省妇联,在当年为陈传香组织1700多人参加的授奖大会。

省级党政军各级领导,亲自为陈传香颁发奖状和奖品,还把被打死野豹的豹皮制作成标本,供与会者参观。

次年,毛主席去世,陈传香又被选为湖北省代表之一,到首都瞻仰主席遗容,并在同年被增补为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代表。

自此,陈传香家门口经常有小轿车停靠,等着接她参加各级会议,做英雄事迹报告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在那个自行车都还是稀罕物的年代,陈传香坐着小轿车进进出出,受到锣鼓喧天的迎来送往,她名利加身,一时风头无量。

“彼之蜜糖,吾之砒霜”,在许多人看来,陈传香因打豹出名,人生自此走上快车道,从一个深山老林的小山村,一步跃上国家级的大舞台,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甚至嫉妒的事情。

但只有身处漩涡中心的陈传香才明白,名利带给她自己和她家庭的绝不是幸福和快乐,而是枷锁和毒药。

自幼长于山林的陈传香,性格豪放粗放,充满野性的力量,她勇敢坦率,所以才能在野豹的血盆大口前,不计利益得失,在别人都四散奔逃时,不顾个人安危,勇敢的冲上去救人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但这种豪爽粗放的性格一旦走出大山,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眼里就变成粗鲁无礼。

某天,陈传香正在家里处理猎物,恰好一位领导前来看望“打豹英雄”,村里干部赶紧进来告诉陈传香“领导来了”,正忙的满头大汗的陈传香,随口说:“快让领导进来,喝口水,歇歇吧。”

在成为“打豹英雄”之前,陈传香从来没有走出过神农架的大山,她虽然打猎干活是一把好手,但是却没有上过几天学。

这样质朴的姑娘,哪里懂得村干部话里的意思,没能领会出门迎接领导的示意。

在陈传香认识中,山民之间最热情的欢迎,就是邀请对方回自己家喝茶吃饭。当时她正在干活,如果处理晚了,猎物的肉质就会变酸,就让村干部帮自己说一下。

然而结果可想而知,村干部听后十分的不高兴,觉得陈传香太不懂事,对领导十分怠慢。

事情传开后,眼红陈传香的有心人,又一番添油加醋,把陈传香说成狂妄自大、小人得志、目无尊长的嚣张村妇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这样的议论传到陈传香耳中,让她十分不解和难过,她对人推心置腹,从来都是掏心掏肺,怎么最后会落得这样一个名声?

苦闷的陈传香转头找从小最尊重的父亲哭诉,想从他那里得到些许安慰和开解,但没想到迎来的却是父亲对她的指责和要求。

年轻的陈传香当时不懂得,她父亲也是从小在这乡土人情里长大的,又怎么可能走得出这世俗的泥潭呢。

从前的陈传香,是干活的好手,人们眼中标准的好媳妇人选,谁能娶到这样的儿媳妇,谁家里有福气,周围人的自然愿意在他父亲面前称赞她,愿意和她父亲拉关系。

陈传香父亲也因为这个好闺女,走到哪里都能被称赞几句,自然心里高兴,也更加疼爱这个宝贝女儿。

原创
            1975年,陈传香为救人徒手打死金钱豹,晚年却在病痛和抑郁中离世

但是现在的陈传香,因为打豹名誉加身,在很多人眼里是“山雀飞上枝头变成凤凰”,这深山老林肯定是留不她,再加上陈传香家里进进出出,风光太盛,眼红的人自然不会说好话。

陈传香父亲也因此,受到山民们排挤,走到哪里被人说几句风凉话,又或者人家直接走开,没人搭理,这对人情社会长大的陈父来说,是难以接受的。

父亲的指责和要求,让陈传香心灰意冷,她开始谨言慎行,小心翼翼地生活,生怕犯一点点错误,被别人抓着不放。

那只曾经在山林里自由穿梭的山雀,变成了让人拿着放大镜盯着的孔雀,虽然表面上光鲜亮丽,却被关进了笼子,再也不会飞了。

陈传香和父亲的关系,也从这时开始出现裂痕,并且在周围的人情社会的荼毒下越来越大。

父女反目,抑郁病亡

成名不久,20岁出头的陈传香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因为名声在外,一位干部子弟上门提亲。

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山林里,许多人一辈子能接触到的最大的官,往往就是生产队长,干部子弟对陈传香父亲来说,已经是自家攀龙附凤的婚姻了,他自然是满心欢喜,便直接答应了这门婚事。

然而陈传香听说后十分生气,坚决不同意。因为“打豹”得以走出大山,看到了外边的世界,参与过妇联工作的她,了解到许多地方没有包办婚姻,可以自由恋爱,不用遵从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。

陈传香也向往这样的婚姻,她和父亲大吵一架,不欢而散。

来自女儿的反抗,让陈传香父亲十分恼怒,一方面自己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地位被严重挑战,女儿越来越不听话了,另一方面自己满口答应的事情,隔天就要反悔,这两件事都是要被人笑话的“丑事”。

陈传香父亲和女儿因为这桩婚事闹得不可开交,两人的矛盾彻底被晒在了阳光下。

村民们议论纷纷,这让陈传香父亲心态彻底失衡,他觉得,女儿就是因为出名了,变得不服管教了,不把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了,自己绝对不能让女儿这样放肆下去。

1978年,刚到省城的陈传香,马不停蹄地赶去和其他妇女代表汇合,准备启程一起前往北京参加全国妇女代表大会。

可还没等她坐上车,省妇联的同志就把陈传香扣下来,有人举报她生活作风有问题,需要接受组织调查。

之后几天,陈传香在一轮一轮的谈话和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中度过,最后经过调查,没有确凿证据证明陈传香有问题,但是全国妇女代表大会,她再也参加不了了。

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——举报她的人,正是陈传香的亲生父亲。

陈传香不能去北京开会的事,很快就在村民之间流传开来,不少人借此落井下石。人言可畏,陈传香自此跌落神坛。

打豹5年后,陈传香被有关部门安排工作,成为一名养路工,工作环境艰苦,工资不高。

每天日晒雨淋的高强度工作,加上郁郁寡欢的状态,陈传香的精气神很快被消磨干净,还落下了一身病。

陈传香的身体逐渐支撑不住,不久后被调到神农架林业局做清洁工作,这一做就是20年。

她虽然和邻村小伙结了婚,却整整3年才怀上孩子,生产时又因为体虚难产大出血,抢救2个多小时才脱离危险。

生孩几乎要了陈传香半条命,她的体重从打豹时的140斤,迅速下降到不足100斤,还患上长期贫血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

2008年,陈传香在病痛和抑郁的折磨下,年仅52岁就憾然离世。

弥留之际,她常常喃喃自语,如果没有打死那头金钱豹,自己的人生断然不会如此悲凉,后悔啊!

那个曾经自由穿梭于深林间的山雀,终究没有成为凤凰,反而被“人情世故”掰断了翅膀,在挣扎和痛苦中,回归天堂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原创文章,作者:阿峰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51xz.net/403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