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周青铜重器,“毛公鼎”身上的,两大未解之谜

可以确定的是,毛公鼎是西周晚期的青铜器,距今近2800年。该鼎,现藏于中国台湾省,台北故宫博物院,为该馆的镇馆三宝之一。“毛公鼎”高53.8厘米,深27.2厘米,口径47厘米,重34.7公斤。其口部装饰重环纹一道,为双立直耳,半球腹,三蹄兽足形制。该青铜器之所以取名“毛公鼎”,乃是因作器者是一个叫“毛公”的人。

西周青铜重器,“毛公鼎”身上的,两大未解之谜

简单一看便知,毛公鼎是西周晚期的重器。该鼎之内壁铸有铭文,32行,近500字。该青铜器,是迄今为止,中国考古所发现的,青铜器铭文中,最长的一篇,堪称青铜器中铭文之最。

不过,虽然“毛公鼎”铭文很长、很美,也很完善。却因缺乏关键性证据,即缺乏详细的时代年限和“毛公”信息,来证明其确切身世。最终,在国宝重器“毛公鼎”身上,出现了两大未解之谜

今天,我们就来谈一谈“毛公鼎”这两大未解之谜。而要了解这两大未解之谜,显然要先了解一下“毛公鼎”的铭文及其翻译。根据公开的资料,“毛公鼎”上的铭文内容为:“

王若曰:‘父歆(xīn),丕显文武,皇天引厌劂(jué)德,配我有周,膺受大命,率怀不廷方亡不觐于文武耿光。唯天将集厥命,亦唯先正略又劂(jué)辟,属谨大命,肆皇天亡,临保我有周,丕巩先王配命,畏天疾威,司余小子弗,邦将曷()吉?迹迹四方,大从丕静。呜呼!惧作小子溷(hùn)湛于艰,永巩先王。’

王曰:‘父歆(xīn),余唯肇经先王命,命汝辥(xuē)我邦,我家内外,憃(chōng)于小大政,甹(pīng )朕立,虩(xì)许上下若否。宁四方死母童,祭一人才立,引唯乃智,余非庸又昏,汝母敢妄宁,虔夙夕,惠我一人,拥我邦小大猷(yóu),毋折缄,告余先王若德,用印邵皇天,緟(zhòng,chóng)恪大命,康能四国,俗我弗作先王忧。’

西周青铜重器,“毛公鼎”身上的,两大未解之谜

王曰:‘父歆(xīn),余之庶出,入事于外,专命专政,蓺(yì)小大楚赋,无唯正闻,引其唯王智,廼(nǎi)唯是丧我国,历自今,出入专命于外,厥非先告歆,父歆舍命,母又敢专命于外。 ’

王曰:‘父歆,今余唯緟(zhòng,chóng)先王命,命汝亟一方,弘我邦我家,毋顀(chuí )于政,勿雝(yōng)建庶口。□□敢龏(gōng,wò)槖(tuó),迺(nǎi)侮鳏(guān)寡(guǎ),善效乃友正,母敢湛于酒,汝母敢坠在乃服,恪夙夕,敬念王畏不赐。女母弗帅用先王作明刑,俗女弗以乃辟圅(hán)于囏(jiān)。’

西周青铜重器,“毛公鼎”身上的,两大未解之谜

王曰:‘父歆(xīn),已曰及兹卿事寮(liáo),大史寮,于父即君,命女摄司公族,雩(yú)三(该字存疑)有司,小子,师氏,虎臣雩(yú)朕亵事,以乃族干吾王身,取专卅(sà)寽(luè),赐汝秬(jù)鬯(chàng)一卣( yǒu ),裸圭瓒(zàn)宝,朱市,悤( cōng)黄,玉环,玉瑹(tú、shū)金车,华(该字存疑)绎载,朱嚣弘斩,虎冟(shì)熏裹,右厄,画鞴(bèi),画輴(该字存疑),金甬,错衡,金童,金豙,涑燢,金簟笰,鱼箙,马四(可能是三)匹,攸勒,金口,金膺,朱旂二铃,易汝兹关,用岁于政,毛公□对郢(chūn,该字存疑)天子皇休,用作尊鼎,孙孙(此处常有人,将原文释读为‘子子孙孙’,大概率是错的)永宝用。’”

话说,虽然“毛公鼎”铭文中,有局部文字还没完全破译(详“□”处)。但是,基本不影响,该鼎铭文的释读和翻译工作。同样,还是根据公开的资料,通行的“毛公鼎”铭文之翻译,大致如下:“

周王这样说:‘父歆啊!伟大英明的文王和武王,皇天很满意他们的德行,让我们周国匹配他,我们衷心地接受了皇天的伟大命令。循抚怀柔了那些不来朝聘的方国,他们没有不在文王、武王的光辉润泽之中的。这样,老天爷就收回了殷的命令而给了我们周国。这也是先辈大臣们辅助他们的主君,勤恳奉天大命的结果。所以皇天不懈,监护着我们周国,大大巩固了降给先王的匹配命令。但是严肃的上天突然发出威怒,嗣后的我虽没来得及领略天威,却知道对国家是不吉利的。扰扰四方,很不安宁。唉!我真害怕沉溺在艰难之中,永远给先王带来忧惧。’

西周青铜重器,“毛公鼎”身上的,两大未解之谜

周王说:‘父歆啊!我严正地遵守先王的命令,命令你治理我们国家和我们家族的里里外外,操心大大小小的政事。屏卫我的王位,协调上下关系,考绩四方官吏,始终不使我的王位动摇。这需要发挥你的智慧。我并不是那么平庸而昏聩的,你也不能怠忽苟安,虔诚地时刻地惠助于我,维护我们国家大大小小的谋划,不要闭口不说话。经常告诉我先王的美德,以便我能符合天意,继续勉力保持大命,使四方诸国康强安定,使我不造成先王的担忧!’

周王说:‘父歆啊!这些众官出入从事,对外发布政令,制定各种徭役赋税,不管错对,都说是我的英明。这是可以造成亡国的!从今以后,出入或颁布命令,没有事先报告你,也不是你叫他们颁布的,就不能对外胡乱发布政令!’

周王说:‘父歆啊!现在我重申先王的命令,命令你做一方的政治楷模,光大我们的国家和家族。不要荒怠政事,不要壅塞庶民,不要让官吏中饱私囊,不要欺负鳏公寡妇。好好教导你的僚属,不能酗酒。你不能从你的职位上坠落下来,时刻勉力啊!恭恭敬敬地记住守业不易的遗训。你不能不以先王所树立的典型为表率,你不要让你的君主陷入困难境地!’

西周青铜重器,“毛公鼎”身上的,两大未解之谜

周王说:‘父歆啊!我已对这些卿事僚、太史僚说过,叫他们归你管束。还命令你兼管公族和三有司、小子、师氏、虎臣,以及我的一切官吏。你率领你的族属捍卫我。取资三十寽,赐你香酒一坛、裸祭用的圭瓒宝器、红色蔽膝加青色横带、玉环、玉笏、金车、有纹饰的蔽较(翻译存疑)、红皮制成的鞃和艰、虎纹车盖绛色里子、轭头、蒙饰车厢前面栏杆的画缚、铜车辔、错纹衡饰、金踵、金秜、金蕈席、鱼皮箭袋、四匹马、镳和络、金马冠、金缨索、红旗二杆。赐你这些器物,以便你用来岁祭和征伐。’

毛公歆为了报答天子的辉煌美德,因而铸造了一个宝鼎子子孙孙永远宝用。”

显然,通过仔细阅读“毛公鼎”铭文之翻译,我们可知:“虽然,该铭文中出现了很多次的‘周王’,鼎的主人‘父歆’,以及在铭文末尾,还确切出现了‘毛公’。但是该铭文,却没有确切给出,‘周王’到底是哪一位西周天子。是周宣王呢?还是周厉王呢?又或者其他的周天子呢?无人知晓。”

同样的,“毛公鼎”之主人–‘父歆’、‘毛公’,到底是西周诸侯国–毛国的,哪一位国君,铭文也没有交代。故而,父歆’、‘毛公’到底是谁,也无人知晓!”至此,“毛公鼎”身上的两大未解之谜,已经非常明确了。“无人能确定,周王是谁,是哪一位周天子。无人能确定父歆’、‘毛公’,是毛国哪一位国君。”

话说,正是因为,专家们大都无法确定“毛公鼎”中的“周王”、“毛公”的确切身份。最终,专家们众说纷纭,不少人给出了,不同的答案。在这些给出判断的人之中,属著名作家、历史学家、考古学郭沫若、著名的文字学家、历史学家、金石学家唐兰最出名。

西周青铜重器,“毛公鼎”身上的,两大未解之谜

郭沫若的观点,认为“毛公鼎’属于周宣王时期”。大概是因为郭沫若太出名,最终很多书籍上,乃至诸多网络之网页上,均采信了郭沫若的观点。例如,百度词条,就采信了郭沫若的观点,认为“毛公鼎”属于周宣王时期。不过,在唐兰看来“毛公鼎从形制、铭文、书法特点来看,应该属于周厉王时期。”可惜,唐兰因为名气比不上郭沫若,最终他的观点未被大众采信。

此外,还有不少学者,认为“毛公鼎’属于周穆王时期”;或认为“‘毛公鼎’属于周懿王时期”;甚至,还有学者认为“‘毛公鼎’属于周夷王时期”,等等。总之,大家是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因“毛公”在周王手下做事这层关系。只要确定了,“毛公鼎”铭文上的“周王”是谁,基本就可以确定‘父歆’、‘毛公’的身份了。所以,从某种角度来说,毛公鼎的两大未解之谜,实则可以合为一大未解之谜。外加上,“毛公”没有“周王”出名。故而,大多数时候,专家们只争论“毛公鼎”铭文上的,“周王”之身份,就不太关注“毛公”之身份了。但是,网络上还是有不少,讨论“毛公”身份的文章。

最终的结局,就是“网上的人,大多采信了,百度词条上的,郭沫若的说法,认为‘毛公鼎’是周宣王时期的。”继而认定‘父歆’、‘毛公’,是“毛公歆”或“毛公音。普通人,也大多如此。而一些研究过‘毛公鼎’的学者,则知晓无论是郭沫若的观点也好,还是唐兰的观点也罢,又或者其他学者的观点。这些人的观点,均或多或少存疑,均不是定论。”到头来在学界,“毛公鼎”的两大未解之谜,依然是云里雾里,仍在继续争论。在此,笔者真心期待,未来的考古发掘,能够破解“毛公鼎”身上的,这两大未解之谜。

举报/反馈

原创文章,作者:阿峰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51xz.net/37560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