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风:心仪平遥

我对平遥古城有了一种心向往之的情愫。

余风:心仪平遥

来平遥,一直是夙愿。

许多年前,读了散文《抱愧山西》后大吃一惊,原来历史上相当长的一个时期,中国最富有的省份不是北上广和沿海省份,竟然是山西;最富可敌国的不是徽商浙商,而是晋商;山西最富裕的地方,不是太原,而是平遥;中国最早的金融贸易中心,不是上海、香港,而是平遥古城。而这些曾经的事实,离现在也就才一百多个年头!

从此,我对平遥古城有了一种心向往之的情愫。

八月下旬的山西,已至夏末,炎热一如南方,但却少了江南水乡的几多湿润,多了北方黄土高坡的干燥。中午时分在平遥县城郊的小店里,匆匆吃了一碗山西刀削面,便迫不急待地前往平遥古城。车行不久,就到了平遥古城墙前。燥热天气带来的不适,丝毫没有减少我见到那堵气势恢宏的城墙时的震惊。这种震惊,与沙漠里突然见到海市蜃楼,与世隔绝的地方突然发现世外桃源,王道士无意中发现尘封千年的莫高窟,相同量级、如出一辙。

也许是孤陋寡闻,此前我所见过的古城墙,大多是残垣断壁,能局部完整已属难得,老家的衢州古城墙如此,南京古城墙亦复如此。而平遥古城墙却是封闭合拢、完整无缺的,城墙四边的城楼,四隅的角楼乃至城垛,都完好无损。位于南边城墙上的城楼造型古朴、典雅,高达四层,既可登高瞭望敌情,又可作指挥台。前几年风靡一时的电视剧《亮剑》李云龙为老婆报仇攻打县城的取景地就是这座城楼。拍戏也许是假的,但古城墙外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留下的几处深深的黑黑的弹孔,分外扎眼刺目,却也更彰显了古城墙饱经的苦难和沧桑。

平遥古城始建于西周宣王时期,迄今已有2800年历史。在古建筑当中,能保存数百年的已属不易,千年以上能保存下来的更是凤毛麟角,平遥古城却历经沧海桑田、风云变幻,顽强活到现在,恰如中华民族的写照,承受过无数磨难,经历几多荣辱,遭遇多次挫折,始终顽强挺过来,造就了唯一延续至今的千古文明。平遥古城内的西大街,号称“大清金融第一街”,这里控制着当时全国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金融机构,被誉为中国“华尔街”,诞生过大名鼎鼎的中国第一家票号——日升昌;马家大院、王家大院等数十座豪门宅第,至今仍让你深深惊叹于平遥商人曾经的富有;平遥古县衙每天还有县官审案表演,生动再现古代官员升堂处理事务场景。这些也许至少能够证明,山西,真的曾经辉煌过。

平遥古城的交通脉络由四大街、八小街、七十二条蚰蜒巷构成。街道两旁,传统老字号与现代新业态店铺林立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走进街区,精雅的屋宇接连不断,森然的高墙紧密呼应,令人恍如置身古代的义乌小商品市场,穿越感清晰得彻骨疼痛,设若街上往来人均着古人衣装,真的很难分清这到底是历史,还是现实。

历经千百年风雨,古城处处已显出苍老,却也没有太多的破败和潦倒感,这个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,至今仍在为平遥人创造着财富,想是老祖宗看到山西子孙今天的境况,不忍心扔下他们不管,故仍在发挥余热吧。慕名前来平遥古城的游客络绎不绝,几部影视剧正在拍摄,这里的老百姓不仅能客串一把群众演员的瘾,还能因此赚得不菲的收入。生活在平遥古城内的人,那份惬意自在,似乎的确比城外吃不到祖宗饭的人要滋润得多。

此刻,我站在平遥古城墙外面,夕阳斜照过来的光线,把古城墙染成了血色,仿佛把平遥古城拉回了厚重的历史,而我就站在历史的边缘,成了形单影只、茕茕孑立的看客,轻飘飘的,如同历史的树上凋零的一片叶子。(余风)

原创文章,作者:阿峰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51xz.net/37019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