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文泸:一个不可解的自然现象

原标题:王文泸:一个不可解的自然现象

点击上方蓝色字体,更多惊喜等着您

十几年前,为了写通讯《野性的回归》,我去大通县西北部的大山深处,采访牦牛改良基地。在那里看到了好几群由野牦牛和家养牦牛繁育的“杂交一代”和“杂交二代”牦牛。

又隔着防护栏,近距离地观察了那些散养着的野牦牛。它们全是雄性,用来做杂交父本。

其中一头正在山坡上觅食的家伙发现了陌生人,立刻竖起尾巴冲过来。鼻息声像超重低音,訇訇逼人,奔走的气势有如一辆轻型坦克碾压过来。尽管我知道防护栏足够结实安全,还是不由地后退了几步。

等这个庞然大物平静下来之时,我的眼球被一种野性之美牢牢攫住,咋看也看不够了。这么硕大而健壮,又是这么匀称!既不像犀牛那样粗笨,也不像河马那样丑陋。全身肌肉紧凑结实,每一部分都被造物主安排得恰到好处。简直太完美了。

王文泸:一个不可解的自然现象

我和牦牛育种专家陆仲麟交谈。他的身份是中科院兰州畜牧所所长,研究牦牛改良有二十年了。他说,家养牦牛是人类从野牦牛驯化而来的,已经有四千多年。但后来情况变化了。你们经常去牧区的人,想必也看到了,家养牦牛退化得很明显。原因之一是近亲繁殖,造成野性基因一点点丧失。形体也不一致了:个头大的大、小的小。有的长着犄角,有的秃头。毛色也杂了,黑的,白的,黄的,花的,各色都有。关键是,家养牦牛的御寒能力、抗病能力都在下降。每次遭遇大雪灾,死亡不少。这说明它们的遗传基因早就不稳定了。而野牦牛就不存这个问题。我们搞杂交繁育的方向,就是要让家养牦牛的血液里增加一点原始野性,让它们重新强壮。”

我说:“陆教授,我有个问题不明白。近亲繁殖有害,远亲繁殖有利,这是常人都知道的自然规律,无论动物和人类,都不可能突破。你说家养牦牛退化的原因之一是近亲繁殖,那野牦牛一直是在自己的家族里近亲繁殖,它们并没有退化,这是为什么?”

陆仲麟笑了。“这个,我们搞自然科学的也没找到答案。我只能给你说一句玩笑话:野牦牛近亲繁殖,但不退化,这是上帝为了保护这个物种,给予它的豁免权。不然咱们今天看不到这么强壮的野牦牛了。”

这是个玩笑话吗,还是真理?我不好判断。但我看到的事实是,所有野牦牛,都在显示着遗传基因的高度稳定。至少在形体上是如此:

一律大山样雄壮, 一律是铁黑色体毛,一律有对称的犄角,一律是“麻嘴、灰眼圈”,一律脊背上有银色的脊线,一律腹下有整齐的裙毛。

一切可能突破这个“一律”的地方,好像都被神秘的手堵住了。

作家简介

王文泸:一个不可解的自然现象

王文泸,1945年生于青海贵德河阴。1968年毕业于青海师范学院中文系。曾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工作多年。1981年调青海日报社工作,退休前为青海日报社副总编辑。著有短篇小说集《枪手》,散文随笔集《站在高原能看多远》《在季风中逆行》。

图片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监制/李皓 责编/卢晓茜

扫码关注

我们

生活要有滋味,必是书

香为伍,必是阅读伴随。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原创文章,作者:阿峰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51xz.net/1122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