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哪些民间传说、古怪故事、奇闻异事?

算命的给了我一个阴阳合同,让我深夜到一个公墓的十字路口烧掉,说是可以让我避开大劫,没想到我竟然被送上了一条阴阳路

早上,我陪老婆去金山寺烧香。

我是搞技术的,好歹也硕士学历,什么观音佛祖是一概不信的,最大的迷信活动,也就是大学时候在宿舍挂一副柯南的海报,以及刚工作那会儿怕服务器宕机,喜欢在机箱边上摆一包旺旺仙贝

但我老婆不一样,她学历不高,家里还有个带发修行的居士老妈,也就养成了见佛必拜的性子。我一般也都由着她——IT 男嘛,有老婆就不错了,还能挑什么?

一般来说,我们烧的这叫「春香」,是每年春分当天,到寺庙烧的当天第一炷香,象征着一年气运如春。

但这天实在是运气不好,轮到我上香的时候,不小心绊了一脚,摔得我龇牙咧嘴。等我揉着屁股站起来,迎接我的却不是老婆的安慰,而是带着三分惧怕的埋怨:「你怎么把香摔断了?」

我低头一看,三支香刚才沾到了地上的灰尘,都已经熄灭,尤其是最左边的那支,还断了几厘米长的一截。

寺庙的头香,一支要上百块,我有些舍不得,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擦了擦香上的灰尘,又重新点燃了它们。

上完香,我一边低头听着老婆的数落,一边跟着她往外走。无意中回头一看,我刚刚插上的那三支香,最左侧的那支已经熄灭了。

奇怪,难道断过的香更容易灭吗?

走到山脚,天边才露出了鱼肚白,一看表,才六点不到。我打了个哈欠,想着等下要在车上眯一会儿——为了抢这一炷头香,我可是凌晨三点就起来了!

哈欠刚打了一半,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,吓得我把剩下的半个哈欠都憋了回去。

无量天尊。这位先生,你有难了!」

我回过头怒目而视:「哪个神经病大早上咒我?」

路边支着一个算命摊子,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瘦子正面带微笑看着我,桌子上铺着一块黄布,写得不外乎「生辰八字、消灾解难」等内容。

看我似乎有些火气,算命先生「啧啧」几声:「先生,人有三把火,分别在头顶与两肩。你左肩这把火已经灭了,未来一段日子怕是灾厄不断呐。如果我所料不差,近来恐怕已经有不祥的预兆发生?」

我气极反笑,这种算命套路我早就在知乎上看了不少了,故意说得模模糊糊,其实不过是心理暗示。但老婆却似乎着急了起来:「大师您太厉害了!刚才我老公在庙里摔了一跤,手里的香都摔断了!您快救救他吧!」

算命先生装模作样地沉吟片刻:「我这儿有个法子,请善灵护身,百无禁忌。不过法不轻传……」

老婆会意,立刻从包里掏出几张大钞就要递过去。我急了,一把拽住她:「你这败家娘们,这你也信?怕个屁,等我揍他一顿!」然后咬牙对着算命先生,「这位大师,你有没有算到自己今天的血光之灾呢?」

可老婆却一把揪住了我的耳朵:「你别乱来,我是在救你!」

最后,我终于还是拗不过她,眼睁睁地看着她给了算命先生八百块——这可是我两个月的烟钱啊!

出乎我意料的是,算命先生却没有给我什么符咒之类,而是递给了我一份……合同。

我愣了:「不是说要请保家仙吗?是黄鼠狼还是狐狸?」

算命先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:「与时俱进懂不懂?拿去,找个十字路口烧了就行。」

我不耐烦地一把接过,拽着老婆就要走。

身后传来算命先生焦急的大喊:「千万记住,不要打开看!」

回了家我就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,直到吃晚饭时才起来。

桌上有一张字条,是老婆的留言,说她陪闺蜜打麻将去了,让我自己解决晚饭。最后还提醒我,别忘了去一次公墓,把合同烧掉。

车也被她开走了,我只能揣着合同走到了公交站台。等公交的时候,我突然有些好奇——这合同里到底写的什么?好歹是八百块,就算里面只是一张骗我的纸,也得有模有样地写点什么吧?

虽然算命先生强调过不能打开,但我可不是我那个迷信的老婆,我可是信赛先生的!

想到这里,我居然有些兴奋。看看路口公交还没有影子,估计短时间里不会来,我也就安心地坐了下来,轻轻翻开了合同。

意料之外,又情理之中——合同里,是一片空白。得,这次看来是被这算命先生耍了,一张白纸就换了我八百大洋。

重新合上的时候,不知哪里吹来了一阵夜风,透骨般地冰凉,冻得我浑身上下打起了哆嗦。尤其是左肩膀,几乎都冻得麻木了,可用手一摸,也没发现衣服上有什么漏风的破洞。

「该死,这公交怎么还不到!」我嘟囔了一句,原地跳了几下缓和身子。

昏暗的路灯下,街上的人影越发稀少。又等了好一会儿,才有一辆破旧的公交车慢腾腾地挪了过来。这车有多破呢?我说一点就足够了——它的两个车前灯,已经不亮了。

走到车门前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子正站在门口手足无措。司机用严厉的眼神盯着他,凶巴巴的样子完全没有一点儿对老人的尊重。

我有些不忿,抢前一步,狠狠瞪了司机一眼,放缓了语速问老爷子:「大爷,忘记带零钱了?您有老人卡吗?那个能免费乘车的。」

老爷子唯唯诺诺,掏出一张褪色的卡片刷了半天,却怎么也没有响应。我看不下去了,从兜里掏出一个硬币塞了进去:「大爷您先坐吧,这钱我帮您出。」

老爷子咧嘴笑了笑:「谢谢啊,你这位后生有一副好心肠啊。」他把卡片硬塞到我手里:「后生拿着,做个抵押,我回了家拿钱还你。」尽管我再三推辞,表示一块钱而已不值得,但还是拗不过他,只得顺手接过塞到了兜里。

找个空座坐下,我心里盘算着晚饭。难得今晚老婆不在家,又遇到了被坑钱这么糟心的事儿,要不奢侈一把告慰自己的心灵?

决定了,就去金碧辉煌大酒店!至于去公墓烧合同什么的,早就不在考虑范围内了。

车上很安静,大家都端端正正地坐着不说话,仿佛上着课的小学生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我特别困,虽然才是刚起床,但现在靠在座椅上,又迷迷糊糊有些睡意。我闭着眼睛打盹儿,前座的一对情侣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「我爱你,即使死了也爱你。不信,我把心掏给你看。」

我兴起一股八卦之火,偷偷睁开眼瞄了过去。女生整个人似乎都腻在了男生怀里,男生的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上下翻动,女生闭着眼,苍白的脸上露出几分红晕,轻轻呻吟着扭动身体。

这么刺激?我一下子来了精神,睁大眼睛竖起耳朵观察着他们的「现场大片」。

下一秒,男生的手突然停下了,猛地一用力,好像在女生的胸口狠狠掏了一把,接着慢慢缩回来,手心里一片殷红。

那是一颗跳动的心脏。

男生温柔一笑:「果然,你很爱我呢。」

我瞬间愣住了,头皮一阵发麻,好像浑身的血液都涌上了脑袋,不小心惊呼出声,又赶紧用手捂住嘴巴。

但已经来不及了,前座被惊动了,男生举着带血的手转过来,翘着嘴角盯着我。更可怕的是,胸口血肉模糊的女生居然也同样看了过来,带着诡异的微笑。

右前方的女白领正打着电话,脖子突然扭了一百八十度,一边看我一边继续说着什么;右边的胖子正吃着薯片,似乎不满足自己进食的速度,突然扒开肥厚的肚腩,把一袋薯片倒了进去;最后的女学生想看热闹却被挡住了视线,索性扣下了眼睛一扔,像玻璃球一样咕噜噜地滚到了我的脚边……

我强忍恐惧跳了起来,几步奔到车头,一把拽住司机的胳膊:「师傅,车里有……」不小心用力过猛,「撕拉」一声,好像什么东西裂开了——司机的一层皮肤就像没扣好的衣服一样被我扯了下来,只留下血肉模糊的身体,若无所觉地继续开着车。

「叮咚」突然车速慢了下来,报站声响起。我顾不得细听是哪一站,车还没停稳,就一下子跳了出去,还不小心摔了一跤,在手掌上磨破了好几个伤口。

公交渐渐走远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逃出生天的喜悦溢满胸膛。

环顾四周,突然觉得眼前的景色有些熟悉……这里,正是我原计划中的目的地——本市公墓

我从兜里掏出了那份空白合同,凝视良久,原来不信鬼神的信念此刻早就被抛到一边。

看来这份合同,不签不行了。

四、

我没有走进公墓,而是躲到了一边的街角,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手里的合同。

火焰烘烤下,原先一片空白的合同里,居然依稀显出了文字,我眯起眼睛细看,却又看不真切。但合同的最后,落款处赫然有个鲜红的指印——是我刚才不小心沾上的血迹!

合同渐渐化为灰烬随风飘散,我踌躇着还是不敢走动。按理说烧掉合同应该已经没事了,但刚才的诡异公交还让我心有余悸。

恰巧,老婆在这个时候给我打来了电话,我连忙把事情告诉了她。

「你待着别动,我打电话给大师问问!」老婆一直笃信鬼神,此时却比我镇定得多,立刻想到了办法。

我站在寒风中冻得直搓手,等着老婆给我回信。此时,耳边却隐约传来微弱的抽泣声。

这种时候,这种声音,我有些害怕,悄悄挪动脚步,探头看去。马路牙子上,蹲坐着一个身材曼妙的姑娘,正埋头哭泣,肩膀一抽一抽,似乎很是伤心。

在我窥探的时候,她抬头擦泪,恰好与我四目相对——什么叫眉目如画?什么叫我见犹怜?只是一眼,她的泪水就滴进了我的心里。

娇弱美女在路边哭泣,我袖手旁观,还是男人吗?

我走过去温言问道:「姑娘,你没事吧?」

突然有人搭话,她哭得更伤心了,泪水止不住地留下来。我手忙脚乱地递过纸巾,顺便安慰她。

她哽咽着哭诉。原来,她相恋多年的男友前不久异地出轨,刚刚分手没几天,最近又总是被讨厌的上司骚扰……听到她的遭遇,我有些同情,越发温柔起来。

终于,她渐渐止住了哭声,抬起梨花带雨的精致脸庞看了我一眼,突然握住了我的手。我的心脏立刻就没出息地飞快跳动起来,难道说……

「大叔,你有一副好心肠……」她笑了,如雨后彩虹,递过来一张纸条,「这是我的电话,有空 call 我哦!」

传说中的艳遇?我激动得难以自抑,正要接过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我说声抱歉,转过身子按下接听。

是那位算命先生的来电!我连忙将失控的事态一一道来。

「你打开看了?」算命先生语气凝重,「你本来肩头阳火就不稳,又私自看了合同……要不然,你根本就不会上这辆车!」

「那现在应该没事了吧?我已经把合同烧了!」我焦急地询问,「落款的地方好像还有我的血指印,这下总该万无一失了吧?」

「什么?你让合同沾了血!」没想到,算命先生却一下子激动起来。

我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。

电话那头,气氛变得有些压抑:「这份合同,本来你付出的是香火与阴德。可按了血指印……你付的,可就是自己的命了!」

仿佛晴天霹雳打在我的脸上,一下子劈掉了我脸上的血色。我满脑子乱糟糟的,只能哀求算命先生给我指条活路。

「幸好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,」他沉吟片刻,「当务之急是不能让合同成立!你现在立刻离开墓园,越远越好!千万记住,不要收下鬼物给你的任何东西!」

电话挂掉了,我却愣在原地,目光控制不住地飘向正向我伸手递纸条的美女。

路灯下,我突然发现,她没有影子。

五、

我佯装继续打电话,趁她不注意,撒腿就跑。

眼角余光看去,美女小跑着追了过来,几步之后眼看追不上了,居然伏下身子,四肢着地越爬越快!我拼命奔跑,好半天才把她甩开,喘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好不容易喘匀了,我抬起头寻找方向,突然看到一条小巷子的阴影里,慢悠悠地滚出了一个小小的皮球。

皮球「咕噜噜」地滚到我的脚边,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巷子里传来:「叔叔,能帮我捡一下球吗?」

我弯下腰,指尖刚碰到冰凉的球体,突然想起了算命先生的话,犹豫了一下,慢慢站直了身子,将手机的亮度调到最大,照向了那个小巷。

那是个死胡同,空空如也。

我面无表情地收回手机,深呼吸几次,继续向前走去。浓厚的黑云不知什么时候飘来遮住了月光,放眼望去,破旧的街道空无一人,这个城市繁华的夜生活,似乎与这片公墓附近的街区彻底隔绝了。

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从街边的门里冲了出来,转身立刻把门关上,死死地堵住门口。「砰」的一声,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想冲出来,狠狠地撞在了门后。他艰难地抵着门,冲我大喊:「兄弟,快来帮忙,别让门里的怪物冲出来,不然我们都死定了!」

我心里一紧,也冲过去帮他抵住大门。那头不知道是什么怪物,一下下撞击着大门,好久才终于放弃,随着脚步声远去了。

男子长松一口气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:「谢了哥们儿,多亏你救我一命。」说着,他居然从兜里掏出了厚厚一沓钞票递给我:「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。」

我沉默了几秒钟,飞起一脚把他踹倒在地,钞票漫天飞舞撒了一地。仔细一看,果然,都是冥币。

男子的脑袋呈 90 度歪折在一边,却仿佛没事人一样盯着我,又掏出一把钞票,步步紧逼朝我走来。

我不停地跑,不停地躲,不知道避开了多少诡异的东西,数量多到我已经无法计算。我只是紧绷着神经,凡是看到人影就远远绕开,绕不开的就不理会他直接过去,手牢牢插在兜里,绝不对任何人伸手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突然一清。我抬眼望去,前方灯火通明的大楼赫然在目,天朗气清,星月璀璨,哪里还有刚才阴森森的样子?

我终于逃出来了!

六、

「咕嘟」一声,肚子响了起来,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天都没吃饭,揉着肚子打算吃点东西。

后生,我终于找到你了!」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,吓了我一跳。回头看去,是那个老爷子!

「大爷,原来您住这里?」我有些担心,「这儿……不太干净吧。」

「呵呵,一把老骨头,还怕什么?」老爷子爽朗一笑,「倒是你这个后生,大晚上来这里,不安全啊,赶紧回家吧。」

我冲老爷子道了谢,扭头准备走,突然被他喊住了:「对了后生,这一块钱还你!」

我推辞不过,只得接过硬币,从兜里掏出他的老人卡还给他。递出去的那一瞬间,我无意中瞥了一眼,看见了卡片上的字。

「遗体登记卡」

我愣住了,凉意从脊背蔓延到后脑。

老爷子咧嘴一笑,双目中泛起了饥饿的绿光,盯着我的腹部仔细打量。

「后生,你有一副好心肠啊!」

原创文章,作者:阿峰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51xz.net/103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